写在2020开头

发布于 2020-02-01  326 次阅读 本文共735个字


2020作为一个常常出现在科幻作品代表未来的年份,它是神秘的,美好的,可到底我们真正随着时间来到2020年其实并没有很惊天动地的变化。

人们没有发明出来可以飞的汽车,没有办法实现青春永驻,没有可以帮你干所有事情的机器人管家。我们的自动驾驶刚刚开始,我们的手机刚开始有全面屏,我们刚刚迈向5G。

我们的科技没有出现瓶颈,大数据比你还要了解你,人工智能在某些方面也已经甩了人类几条街。

可我们确实远远触不到未来,科技如是,世界如是,社会亦如是。

武汉肺炎有愈演愈烈的趋势,感染人数每天呈指数级上升,截止我敲下这些字的时间,2020年2月1日19:18:23,全国总共有11919例确诊病例。

这不是数字,这每一次计数都是一次活生生的人命,他们有自己的亲人,朋友,有爱的人,有值得拼命守护的人。也有爱他们的人。他们本来可以在这个辛苦了一年的假期去和亲人,和爱人一起开开心心,打打闹闹。

不过,一切都被改变了。

其实这件事让我思考,我们对于科技是不是过于信任。

时代在进步,疑难杂症总能被治愈,黑死病,鼠疫对于当代人来说不算是多大的事,我们依赖的科技,生物学对于处理过去的事确实有得天独厚的优势,可对新型病毒,人类似乎又变成‘‘动物’’,盲目,恐惧。

2020年,武汉肺炎爆发,美国和伊朗纠缠不清,英国脱欧。

时代似乎又站在了一个拐点,而对于未来我们不知道是好是坏,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对时代的英雄致以最高的敬意,那些奋斗在一线的医生也好,护士也好,那些捐款捐物的热心人,那些背着目光勇敢逆行的人,那些不眠不休,加班加点建造医院的人,那些自我隔离14天绝不麻烦他人的人。

时代从不在于某些权力很大,某些长得好看的人,它属于脱下一切身份的,我们。

为众人抱薪者,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。红十字会可以冻毙于风雪。


醉后不知天在水,满船清梦压星河。